您的位置 > 首页 > 大杂烩新闻 > 新闻正文

【同人】《丹特丽安的书架》同人——《新时代的传说》1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三个大图哟!!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新时代的传说第一卷

作者:像猫儿一样睡觉

第一章

“祝你生日快乐,叶星雨!我亲爱的哥哥!”一个小女孩对着一个较大的男孩这么说道。一个三层的大蛋糕上面插着十四个蜡烛,在黑暗的客厅里照亮这对兄妹的脸,他们一起吹灭了蜡烛,叶星雨打开了客厅的灯,女孩乖巧的为他切好了一块大蛋糕。

“……所以你有闯了什么祸?”不过她的哥哥好像并不领情,身为她的哥哥他实在他了解自己的妹妹。

女孩不由得躲避叶星雨锐利的目光。

“小雪最好还是自己说出来,否则,要我亲自去问你的班主任的话,一个月都没巧克力吃。”

叶晓雪只好立即投降。

“我只是和同班的坏小子打了一架而已。”叶晓雪轻描淡写的说道。

叶星雨不由得叹气,“原因呢?”

“那些家伙又欺负我班级里一个胖胖的男同学……”叶晓雪手舞足蹈的描述着,话语中带着义愤填膺的气魄滔滔不绝,“我一脚一个把他们踢得人仰马翻,他们本来还想继续和我打,可是我更快用哥你教我的防身术把他们都打趴下了。”

“咚——”

叶星雨一个爆栗赏给了一脸得意的妹妹,把她疼的眼泪星子都出来了,她满脸委屈的看着叶星雨。

“我教你防身术可不是让你逞凶斗狠的,看样子我得让爸妈好好训你一顿了。”

“……可是哥你不也经常替邻居家的姐姐处理坏男孩——唔唔唔!!!”

叶晓雪还想说些什么不过一块蛋糕塞住她的嘴。

“好了,我大致了解了。虽然你是为了帮助同学,但是你也有不对的地方。”叶星雨头头是道的分析着,“遇到这种情况你应该去找老师,而不是撸起袖子直接开干,你要注意下自己女孩子的身份。爸妈那边我也会求情的。”

叶晓雪用手擦干净自己沾满奶油的嘴巴满脸欣喜,“哥哥你太好了!可是你这么一本正经样,可是吸引不了女孩子注意,也不愿意让她知道是你帮了她,现在的女生都喜欢那些坏坏的男——”

又一块蛋糕狠狠的塞进她的嘴巴里。

“这些事还轮不到你来管,小屁孩。”

“呜呜呜呜——”叶晓雪拼命的咽下嘴的蛋糕。


“嗝——”叶晓雪不雅观的打了个饱嗝。叶星雨收拾着一片狼藉的桌子。

叶晓雪趴在椅子上,看着背对她洗碗的哥哥

“收回前言,居家男人也很有魅力。”

叶星雨无奈的摇摇头,“你言情小说看的太多了。”

现在的女孩真是越来越早熟了……还是我真的太死板了。

“嘟嘟嘟——嘟嘟嘟——”

家里的座机响铃了,叶晓雪从椅子上跳下来跑过去接电话。

“喂,谁——唉?爸爸妈妈……”

叶星雨停下了洗碗的手,用干抹布擦干手走到妹妹身边。

“……喔,知道了。”叶晓雪把电话递给了旁边的叶星雨,然后就跑到客厅的沙发上打开电视。

“爸妈。”叶星雨应了一声,让电话那头的人知道接电话的人是他,然后是长久的沉默。

“……知道了。”叶星雨只说不到了两句话,却不知为何感觉很沉重。

叶星雨挂了电话走到正在看宫廷剧的叶晓雪身后摸摸她头,“好了别看了,穿好衣服和鞋子,爸妈等会过来接我们。”

“要去哪里吗?”

“不晓得。”


指令确认

监控系统、交通系统侵中……30%……50%……70%……100%入侵完毕。

监控系统——植入镜像——完毕

交通系统——待执行

第二章

叶星雨和叶晓雪站在家门口等着他们的爸爸妈妈,小雪穿得很厚实她从小就怕冷初春夜里的气温也很低,所以叶星雨特地从家里的衣橱里找出了冬天的围巾和手套,小家伙整个人包裹的严严实实像一只大腹便便的小熊。

作为男孩子叶星雨倒不会像小雪那样穿得那么厚实,不过他也披上了一件大衣来御寒。除此之外他身后还背着一个黑色的旅行包。

“呵——”叶星雨轻轻地喝出了一口气,他看着自己喝出的水雾融于黑暗中一时间出神了。

以前他们兄妹俩经常和父母一起去外省或者是去国外旅行,短的两三天,长的话甚至是一个月但最后他们都会回到家里。可是叶星雨知道这一次不一样,他们应该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大量的各国现金,以及一家子的假护照和身份证以及各种用得上的证件——叶星雨身后的背包就是这些。

两年之前老爸老妈在市郊开了一家小小的私人诊所,平时虽然很忙但依旧有时间照顾他们兄妹俩,他们也会经常把叶星雨和叶晓雪带到带到他们工作的地方参观。可是两年前开始,一次突然的工作调动让秦月和叶兴国再也没有时间照顾他们了。爸爸妈妈被调去不知名的地方工作,总之离家很远,一年也就只有几天回来,而且总是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他身后背包里的东西也是一年前爸妈突然要他保管的说是以后用得上。

这一天也终于到来了。

小雪满怀期待的等着父母到来,她丝毫不知道这次离开意味着什么,她应该只是认为这一次只不过是又一场旅行而已。说真得叶星雨有些羡慕自己的妹妹,什么都不知道可以做个傻小孩。

“嘟嘟——”刺耳的车鸣响起,打破了叶星雨的神游。他抬头看见家里的越野车停在小区的路灯下,刺眼的车灯让他看不清车里的人,但叶星雨知道坐在驾驶座的是他爸爸叶兴国,坐在副驾驶座的是他妈妈秦月。


重点对象离开——确认

自毁程序——确认

第三章

“人呢?”

“目前无法确定。”

一辆军用汽车停在了杭州市的交管局前,一个身穿军服没有佩戴任何的老人不等司机为他开门,直接打开车门快步走向交管局在他身后一个肩带两杠两星的中年军人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对老人的问题一一解答。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事先没有任何预兆。我们也是措手不及。”说着中校小跑到老人前面,为他推开交管局的玻璃门。今天的杭州市交管局特别安静,即便是深夜作为重要的政府单位也应该有人在值班,可是现在除了明晃晃的大厅外这里安静的只剩下两个人的脚步声和说话声。

“不过我们已经命令市交警队封锁市区所有的对外通道,我们也在通过市区的交通摄像头搜寻目标。”

总而言之就是毫无结果。

两个人乘上电梯直径来到监管室从这里汇集了整个城市的交通摄像头,原本应该在这里值班的城市交通人员全都变成了身着迷彩服军装的军人,他们在这里快速走动整理设备和资料显然他们也是刚到这里不久。老人挥挥手让中校离开去指挥部下,自己一人走到巨大的显示屏幕前,屏幕分为了数个视频栏,两边是市里各街道的交通摄像头传回来的实时画面,而中间最大的一块则是一个小区内的监控摄像头。老人眉头紧锁的看着还亮着灯的一栋房屋。

“李华上将!”

老人循声望去一个穿西装的男人气喘吁吁跑到他身边,头发凌乱领带歪斜就像一个刚回到家的上班族突然被公司叫回来上班那样的混乱,事实上也确实这样。

“······技术部那边传来消息资料的删除是永久性的,他们无法复原任何数据。”

“那其他的研究数据呢?”

穿西装的男人摇摇头,“研究所资料库里的其它资料都没有问题,被删除的只有他们两人的研究资料无论是已完成的还是未完成的。”

被叫做李华的老人“唉”的叹了口气:“还好我们对那两项进行了备份,不然的话那么多资源的投入都将白费。”

“嗯,现在最主要的事情是找到他们两个人,而最好的方式就先比他们接到他们的孩子。”李华斩钉绝铁的说道。

男人也深有同感的点点头,“国安局的人已经在路上了,考虑到那些人可能会插手,我也要求了特编局在杭州的分部派人护卫。”

“连英你做的很好。”听着身旁的男人滴水不漏的安排,李华由衷的赞叹。虽然他下达有些命令已经越权了,但非常时期必须有果断的决断力不然的会事事慢一步。

男人的名字叫做贺连英,是李华的亲信也是掌管国家最机密的研究所的最高负责人。

贺连英脸上染上红晕他想说一句“这只不过是分内的事 ”,但裤兜里震动的手机打断了他,他拿起手机看了上面的来电信息立马按了接听键。

“怎么样你们还没到吗?”贺连英对电话那头的人随意的问道,听着手下的汇报他的脸色突然大变,而且越来越难看最后大叫起来,“怎么可能!我们正在看着呢,别说是火了我连你们一个鬼影也看不到!”

男人的失态吓到李华,他连忙问道怎么了。可男人竟然不管他,而是对着监管室的人大吼着,“快叫计算机组的人过来!”

被男人情绪影响下职业军人们也慌乱起来。

“发现目标车辆,在***街道!”

“发现目标车辆,在***街道!”

“发现目标车辆,在***街道!”

“发现目标车辆……”

同一个目标在不同的街道,以不同的行驶方向向城区的出口开去。李华一瞬间明白了他们的“眼睛”不可靠了。

“你们想要做什么啊……小秦,小叶。”李华喃喃的说道。


镜像运行顺利——等待下一步指令。

第四章

“小星,不想问什么吗?”

“不,没有。”

叶星雨从上车开始就一直沉默,不过叶晓雪到蛮开心因为她一直单纯的这只不过是一场久违的旅行而已。她一直问爸妈要去哪里,秦月和叶兴国也是一起编好了谎话装作没事的样子笑着回答,然后她闹累了就枕在叶星雨的腿上睡着了。然后车内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身为父母,虽然不是合格的父母,但他们也比任何都要了解自己的孩子。秦月和叶兴国明白这些谎话是骗不过他们的儿子,可是他却从开始到现在什么都不问。

“想不想听妈妈以前的事。”叶星雨的拒绝了,但秦月却仍是想要告诉叶星雨。

“妈妈其实一直都很害怕,从小时候看到外婆时我害怕了。”

“小月……”

“没关系的,他有权知道这些。”

秦月紧紧的抓住叶兴国的一只手,努力的掩盖幼时阴影的恐惧,同时对自己的爱人抱以柔和的微笑,告诉他不用担心。

外公死后一直独自住在乡下的老房里,母亲则是在县里的工厂上班,她会时不时带我去看外婆。那一天母亲下班很早,她急忙带我坐上熟人的小三轮到外婆家。

破旧的土瓦房里满是排泄物的恶臭味,她那快要被自己拔光的头发稀稀落落散着,被锁链囚禁的她衣衫褴褛的蜷缩在墙角呵呵的傻笑。可是当她看到母亲后突然跳起来想要向母亲扑去,但被绷直的锁链给拉了回去狠狠的摔在地上。外婆不甘心想要爬向母亲,手指在黄土的地面上留下一道道血痕。那时我很害怕躲在母亲身后,母亲的脸色很苍白她也很害怕。外婆嚎叫着‘你也会一样!你也会一样!时间到了!’然后像个动画里的老巫婆一样大笑起来。

村里的人说外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地疯狂的攻击其他人,好多人被她抓伤咬伤几个男人费了很大的劲才把她抓住,为了防止她再伤人他们用锁链锁住她。母亲听着村长的描述连连说对不起,并把身上所有的钱都交给村长希望他能代替她赔偿那些被外婆伤到的人,然后连夜带着外婆来到县里的医院。

医院里外婆的稳定多了,可是她还是那样神神叨叨一会大哭一会大笑说:“时间到了,时间到了······”医生们认为这是一种精神病,母亲问有没有办法医治,他们都说很困难以当时国内的医疗水平是不可能的只能到国外的大医院里,目前他们能做的只是打一些镇定剂和一些精神药物来保持外婆的情绪稳定。光是这样就足够我家崩溃了。

但灾难远不止于此,很快事情传遍了整个县城同学们都知道了我有一个疯外婆的事,他们嘲笑我捉弄我孤立我。他们认为我也会像外婆一样变成一个疯子,同学的家长们向学校提出抗议要我退学,学校拒绝了,他们就不断的来我家强迫我母亲要我离开学校。

那时候县里的风言风语和外婆治疗所需要的巨大费用已经让母亲濒临崩溃了。一天深夜母亲叫醒了我把我带到外婆的病房外(为了防止外婆上到其他病人,医院在放置杂物的地下室里整理出了一个床位)

“……然后……”秦月停止了叙述,她脸色苍白急促的喘息那是她心中最黑暗的记忆。

“外祖母杀了外曾祖母吧。”叶星雨淡淡的说出了这句话。他能够猜到的结局只有这个了。

秦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是的。那是我最后一次看见母亲哭了,她对我说希望我到时候也能做同样的事。外婆的死很快就被定性于意外母亲也带着我离开了这里,然后拼命的赚钱赚钱……赚到多到花不完的钱……”

车内慢慢响起了轻轻地抽泣声,叶星雨把头转向一边看向车窗外,他不想看到一向要强的老妈落泪。

第五章

秦月渐渐抚平了自己的情绪,松开了自己正抓着丈夫的手,抹干了脸上的泪痕。

“所以这也是我为什么想成为医生的原因,虽然现在根本不算一个合格的医生。”她的声音里有些无奈自嘲,但更多的是解脱的。随后她从外套内侧的口袋里的一个东西。这是一个有着成年人手掌一半大小的银灰色U盘。 车外灯光在它金属的机壳上流转,闪耀着叶星雨黑色的眼睛。

秦月把它递到叶星雨面前示意他拿着,叶星雨接过它这个U盘比他想的还要重。

“这小东西交给你是为了保险,妈妈不希望你现在就看里面的资料。”秦月抓住叶星雨拿着U盘的那只手,对他一个一个字说道:“妈妈知道你很聪明,所以你一定要谨慎使用。”

在叶星雨的记忆里,老妈从来就没有过这么严肃的神色。

叶星雨将那U盘收好,他父母瞒着他的事情比他想的还要多。可是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们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向他坦白。

“啊~~”似乎是被他们的谈话声吵到,睡迷糊的叶晓雪在叶星雨的大腿上挪动了一下往他的怀里更靠近了些,叶星雨宠溺的摸摸叶晓雪乖巧的小脑袋,自己也觉得有些困了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不应该的……不应该的……”

熟悉的沙哑的声音吵醒了叶星雨,他疲惫的睁开眼睛,“妈怎么了吗?”

可是很快他就怔住了,他从没有看见自己的老妈这样子——红肿的眼睛布满了血丝,沉重的眼袋下是深厚的黑眼圈,因为长久的睡眠不足她一直精心保养白皙的肌肤和柔顺的长发变得干枯暗黄毫无生命力,穿着睡衣无力地瘫坐。而他自己好像是躺着,从下往上看着老妈。

“妈?”叶星雨又轻轻的叫道,但她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就像魔怔了一样依旧重复那相同的话语,这时候叶星雨他才发现老妈根本听不见。所以他想要触碰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身体是这么重,明明只是那么短的距离却用了好长时间。她低下头与他的视线重合了,她停止了嘴中无意义的话语无神的目光突然涌现了歇斯底里的疯狂,伸出双手环住了叶星雨的脖子。

“呃!!!!”叶星雨能够感觉到脖子上的手开始收缩用力,他明白了这是一个梦所以他没有反抗等着梦醒只是这梦太真实了,他真的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受到了影响,他很难受想要告诉她可是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无力的呻吟。

叶星雨的意识渐渐的模糊,一向冷静的他开始分不清这到底是梦还是现实只想拼命的挣扎。但力量还是一点点的流失了。

“啪——”一只小手重重的抓住了他,把他拉了起来。

噩梦惊醒,叶星雨感觉自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他环顾四周查看自己身处的环境。

窄小的车厢就是他们一家人今夜度过的地方,凌晨两三点钟的时候叶兴国开车从出城的高速公路上下来,将车停在了城外乡下没有监控摄像头的小路上一家人在车上睡了一夜,现在天空已经开始蒙蒙亮了。

叶星雨平静下了自己的呼吸,他不想吵醒爸妈他们已经很累了。

他看向正在熟睡的老爸,从昨晚这个男人镇定的表情来看他一定是知道老妈小时候的事,身为医生的他也应该明白,如果一个家族里连续出现其成员患上精神疾病的话,那就代表着他们的后代有极高的几率患上精神疾病。从后代繁衍的角度,以及曾外祖母和外祖母的对老妈的心理压力照理来说他们不应该会在一起。

虽然老妈说得很简单,可是身为她的儿子依旧她对于自己未来可能注定的悲惨结局是多么的彷徨和不安。叶星雨无法想象老妈和老爸是以多大的决心才在一起,他们这多年来到底承受了多大的压力,更重要的是他们又是以什么样的心情生下了他……

想到了这叶星雨不由得想起了梦里的情景,心慢慢的沉下去了……

第六章

叶星雨无法再睡下去了只好看着窗外的天空渐渐明朗,远方的太阳升起驱散夜里的黑暗,朝阳的光辉也让他感受到了温暖。很快其他人也醒了,秦月和叶兴国他们叮嘱叶星雨照顾好叶晓雪,然后离开他们去集市上买早餐。叶星雨和叶晓雪走到车外活动自己的身体一整夜都呆在窄小的车厢内,叶星雨能够听到自己全身的骨头发出“咔哒咔哒”的脆响。他们兄妹两人从车后备箱里找出几瓶矿泉水,倒进嘴里鼓起腮帮子漱口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持续了三四分钟。

叶星雨随意的将嘴上残留的水擦干坐回了车内,叶晓雪挤挤把他挤到了一旁双脚翘到车外呼吸清晨的新鲜空气。

“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为什么这么问?”

“呵,我虽然是家里最笨的,可我又不傻。”

叶星雨太习惯把自己的妹妹当成小时候的小跟屁虫了,以至于忘了她也只不过是和他相差两岁而已,已经十二岁的她是个小大人了。

“抱歉啊,一直把你当成小孩子。”

“唔~~

叶星雨右手晃着眼前背对他的小脑袋笑着说出了道歉叶晓雪不满的发出声,在她的哥哥心里他还是习惯性的把她当成一个孩子。叶星雨收回了手,虽然他看不到自己妹妹的表情,但她肯定生气了——因为他一直把她排除在外。她理了理被哥哥弄乱的头发,依旧还是保持着背对他的姿势,看样子还是有些生气。

叶星雨不太会哄人,对于女孩子闹别扭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所以只好沉默着。叶晓雪也不想说话,低着头看着自己摇摆的的脚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哒哒哒哒哒哒——”

键盘敲击的声音响了一整夜,监管室里所有人都没有睡觉。自从昨天晚上他们意识到他们的网络系统被叶兴国和秦月提前植入病毒后,他们立即调来了隶属于军队针对应付网络攻击的小组——到现在为止他们已经系统大部分的控制权了——同时李华也利用自己的权限下令给杭州市的交通局要求他们在所有出城道路上设置关卡封锁所有道路,实际上这很难完成或者说是根本不可能,交警队的人手根本不够,更何况现在还是晚上在交警队值班的人手更加不足了。

可是即便如此也可能什么也不做,人手上的问题李华已经已经要求离这里最近的部队尽快的赶到市区外设立哨卡——这就象征着杭州市进入了半军事戒严的状态——即便整个杭州市的交通就此陷入瘫痪李华也在所不惜。那两个人绝对不能脱离国家的控制,即便是将他们两个人射杀。可是所做的这些只不过是无用功而已,一夜的时间过去了他们一家人应该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

不过好在现在系统已经逐渐落回他们手中,到时候秦月和叶兴国就再也无法躲藏了。

计算机组的组长睁大了红肿的眼睛,停下了敲击键盘的的手。由于考虑到这里的电脑都被植入了病毒,他们都使用了自己带过来的电脑设备。他和他的组员也是计算机领域的顶尖人才了,应付过国外黑客上万次的网络攻击,破解过的网络病毒更是数也数不清。可是他从来就没有见过这种情况。

它完全没有属于病毒的任何特征,没有自我的复制和隐藏在原程序中,它是一个单个的主体来控制植入原系统的下级程序。在于他们对抗系统控制权时,它从一开始的“节节败退”到“稳住局势”。单调的数字竞争竟然变成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庞大战场”。数以千计的交通摄像头就是一座座“城池”,他们相互围绕“城池”进行惨烈的争夺战,而在它在这场战中不断的被击败,但也在不断的吸收经验和学习渐渐地稳定了局势。到凌晨时分计算机组的人员们不得不转入防御,这并非是它的技术经过一夜就已超越他们,而是他们败在人类自身的限制。一夜的不眠不休已经让他们无法在持续进行这种高能量的脑力竞赛,它也知道这一点持续的不断以无用的字符消耗他们的精力……

最后他们还是败下阵,它瞬间颠覆了一切重新取得了系统的一切控制权。

任务没有完成,计算机组组长没有任何的挫败感,他长舒了一口气压抑自己内心的兴奋因为他见证了历史,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工智能的诞生。

第七章

贺连英站在一夜间被烧得只剩一个黑架子的别墅前默默的看着。根据小区居民的说法,大火大概是在晚上八点钟突然着起来没有任何预兆。经过一的灭火作业后,大火终于被扑灭了由于现场的温度还是很高,消防队在周围拉起了警戒线。身穿隔热服的消防队员依次的进入火灾现场寻找起火点,查明火灾的原因。

贺连英挂断了电话,李华告诉计算机组已经失败了他们想要重新夺回系统,需要花费更多的人力物力,不过,等到那时候就太迟了。李华决定了调用还在试验阶段的“天眼”——一种间谍卫星可从上层空间直接对地面目标搜收,目前还只不过是试验性机器,但已经没有办法了。

贺连英随便找了一个路牙子坐下来点起了烟悠悠的抽起来,靠着尼古丁强打着自己的精神。

“那两个家伙最终还是选择站在人类的对立面了吗?”贺连英无奈的摇摇头。一切的起因只是他单纯的想要赌一下因为当时他们的研究项目处在瓶颈,需要信得过的外援来分担压力寻找新的思路,没想到找到了宝。上头就给他下了命令一定要他们来研究所,所以那时候他就以老同学的身份连哄带骗的把他们拉进了研究所。

其实那时候他有很深的负罪感——他刚进来的时候认为这里太不人道了太残忍了,正常人是不应该在这里的——对于这些他什么都没对老同学说。然后就发生了这样的事,他没想到这两个老同学会赌上一切站在“那些东西”一边,而且也早就做好了所有准备干净利落。

他们应该早就出城了。贺连英抽着烟看着天,“祝你们一路顺风,还有永别了你们这两个傻货。”

“哐当哐当——”

“慢一点,晓雪差点就摔下去了。”

复杂破烂的泥地整辆车都跟着晃起来,坐在后座的叶晓雪差一点就摔了下去,还好叶星雨及时扶住她。

叶星雨一家人吃过早餐后,他们就继续前行。他们先去加油站补充了汽油买了一堆的零食作为以后的能量补充。虽然有掩护,但他们还是要尽量避免外出暴露在摄像头下。车开了整天从一个不知名的村庄到弯曲的盘山公路,从清晨到黄昏车子一刻都没有停下过。然后一直到入夜时分他们直接脱离了公路沿着一条烂泥路一路向大海的方向开去。

“抱歉抱歉。时间快到了小星,小雪两个人就先忍耐一下吧。”

“知道了,爸爸我没关系的。”叶晓雪推开叶星雨护在她胸前的手,端坐好身子说道。

她还在生气啊。叶星雨在心里想着,向正在开车的叶兴国问道:“爸我们是要坐船走吗?”

“嗯,我和你叔叔已经商量好了,他有门路可以为我们找到合适的。”

“他?”叶星雨听到“叔叔”这两个字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对叔叔的印象很不好。

他叔叔叫叶爱国是他老爸的弟弟, 那时高考他没考到好的大学,也不愿意去就回到家里一直游手好闲。他的每一份工作都是做不满几个月就不了了之了,理由不是做不来就是太累,爷爷也是一直拿他没办法,他老爸也是个老好人的脾气,根本做不出身为哥哥该有的威严和训斥,只知道一味的爱护。

这个弟弟也表现得很“精彩”,三天两头的闯祸要不是他爷爷在当地有些名望早就被人暴打街头了,也正因为如此行事也越发无忌搞到最后创了真的大祸——把还在上高中的女孩肚子搞大了。那时候爷爷真的发火了,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就把他的狗腿打断,让人抬着他上门道歉。好在那女孩虽然还是个学生,但已经成年可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双方最终达成和解——他们叶家备上一份极重的彩礼,让这个让惹祸精在二十几岁的时候躺进了“坟墓”。

这些事情都是在叶星雨出生之前发生,他也是听他和他年龄差不多大的小姑(爷爷堂弟的外孙女,按辈分是叶星雨的小姑)说的,这件事当时可是个大新闻,十多年过去了还有些老人谈这事。

这事之后叶星雨这个叔叔也就收敛了些在码头做起了库管员,一家人和爷爷住在一起靠着爸爸的接济日子也就这样过了。

不过,叶星雨对于这个叔叔一点都不感冒,甚至有些厌烦至于原因现在也不重要了,汽车在长满荒草的沙滩地上停下来车灯沉默的照射出停泊在黑暗的海中那艘船模糊的轮廓。

第八章

多年之后叶星雨坐在将要毁灭人类的王座之上,不由得想起了作为“人”的最后一段时间。

本文标题: 【同人】《丹特丽安的书架》同人——《新时代的传说》1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cey8.com/dazahui/47099.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