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大杂烩新闻 > 新闻正文

【同人】昨日青空同人-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7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三个大图哟!!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7

作者:b小调叙事曲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1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2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3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4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5 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6

第四十二章 垃圾桶

“故事的结局就是男孩和女孩相遇了。”屠小意望着漆黑的夜空,想着心里的那个笑容纯净的女孩子,“但是他们还是没有在一起。”

“老师...” 女孩轻轻的唤了一声,“别说了...”

“没什么,我...”屠小意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后背被一个热热的东西顶住了。

那是女孩的额头,大颗大颗的泪珠落了下来,“老师,不要再说了,再说下去受伤的还是你自己啊!”

“...” 

屠小意心里想的其实不是这个,毕竟他已经和姚哲恬重逢。

现在主要的问题是他根本不敢动,怎么也没想到女孩会在这个时候把身体靠上来。

“那个,没事的,都过去这么久了。”屠小意不得不回过身来略微推开了迟甄影的肩膀,“我讲这些不为别的,其实就是想让你知道一个道理…”

“喜欢一个人,不在一起也没关系。”

“嗯!嗯!!”女孩回答的一声比一声重,她满脸都是泪水。

“好啦,快回家吧,再晚了你的父母要担心了。”屠小意轻轻的摸了摸自己学生的头,从兜里递了张纸巾给她。“别忘了明天还要来啊!”

“谢谢你,老师。” 女孩接过纸,胡乱的擦了几下脸,恢复了原来的表情,“屠老师,不要再对女孩子这么温柔了。”

“啊?”屠小意没反应过来。

“哼,老师你这个大木头!” 女孩吐吐舌头跑走了。

“这孩子...” 屠小意笑着摇摇头,也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姚哲恬接过了助手递过来的抹茶饮料,有些疲惫的拧开盖子喝了一口。

这饮料是绿色的,姚哲恬以为会很浓,结果这一尝之下竟然感觉味道还不错。

“辛苦了。” 重新换上Lolita套装的女孩笑眯眯的看着有些懒散的姚哲恬,“不过师姐,你什么时候去请你说的那个漫画家啊?”

“不急吧。” 姚哲恬又喝了一口饮料,目光不自觉的看向手机,屠小意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主动联系过她,这让她有些恼火。

上次明明气氛很好,这个人怎么就消失了?

难道是自己在饭桌上说的太重了?

姚哲恬仰起头,叹了口气。

早知道不这么说了,坦诚一点也没什么不好的,大家都是成年人,自己虽是没谈过恋爱,但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唔,电影原画家...” 助手女孩两眼泛光的翻着手机上屠小意的资料,“天哪!”

“请务必引荐我和这位老师认识!” 女孩站起身来,认真的看着一脸愁容的姚哲恬。

“好啊...” 姚哲恬又拿起了饮料,突然感觉有一丝不对,“等等,你说什么?”

“请务必介绍我和这位老师认识!!”助手女孩双眼似乎闪着小星星,急切的看着姚哲恬。

“....” 姚哲恬看了看手里绿色的饮料,又瞅了瞅面前的女孩,忽然使劲一甩手,把还剩大半瓶的饮料抛进了垃圾桶里。

第四十三章 餐馆

“师姐你别生气了...” 女孩小心翼翼的陪着笑,看着机械嚼着肉段面无表情的姚哲恬。

她到底没有订成外卖,被姚哲恬拉出来一起吃了晚饭。

女孩心思何等缜密,她一眼就能看出来屠小意和师姐关系不一般,这下可捅了篓子。

“我都说了我没生气。” 姚哲恬冷冷的撇了一眼自己的助手,瞬间周围低了好几度。

姚哲恬的本性其实就是个温柔的软妹子,都是被生活逼成这个鬼模样。

回过头再看看走过的路,如果她真要是大学处了男朋友结了婚,现在哪里会变成这个样子,再怎么说自己在孤独的时候也能有个肩膀可靠吧?

姚哲恬越想越气,气的不单单是屠小意不联系她,更是气自己为什么当时没有抓住机会,在错误的时间喜欢上了错误的人,反倒忽视了真正她可以相守一生的男子。

等一下…难不成自己真的是个绿茶?明明是自己不主动联系在这生闷气…

“呃...” 女助手看着姚哲恬愈发阴沉的脸色持续瑟瑟发抖,她想早点逃走了。

“哟,好巧啊?”

 正当两个人各怀鬼胎的时候,一个男子突然拍了下姚哲恬的肩膀。

“花生?” 姚哲恬吓了一跳,回头看着正牵着自己妻子手的花生,“还有嫂子?你们怎么在这?”

“怎么,还不许我们出来逛逛啊?” 花生挑了挑眉,握了握自己妻子的手,“也不能一直在家看着孩子吧?”

“那是。” 姚哲恬说着话,偷偷侧头看了一眼正看着丈夫,眼里满溢着温柔的花生妻子,自己明明应该也是和她一样抱着丈夫的手臂撒娇,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怨妇样?

“不介意咱们一起吃吧?” 花生大大咧咧的性格这么多年都没变过,他直接拽了两把椅子到姚哲恬这桌对面,“我让服务员把菜都端到这里吧。”

“好啊。” 姚哲恬早已习惯花生这样的举动,倒是她的助手好奇的看着花生二人,她这才想起来还没有给大家介绍她,于是赶紧说道 :“这是我新招的助手,也是我的大学师妹。”

“大家好,我叫马斯琪,是姚师姐的助理,请大家多多关照哈。” 听到师姐的话,助手大大方方的站起来行了个礼。

饭桌上的气氛很好,花生三人的玩笑让姚哲恬暂时忘记了自己的烦心事,不过她依然没忘记要联系屠小意的事情。

“对了花生,”想到这里,姚哲恬突然向正在给自己妻子碗里夹菜的花生说道 :“屠小意最近忙什么呢?怎么最近一直没他的消息?”

“他啊...” 花生动作一滞,谨慎的想了想该怎么回答,“我也不知道,不过最近应该是很忙,都没怎么联系我。”

他当然是知道屠小意天天在兰汐河畔画画还有收学生的事情,不过这个时候...当然不能说。

“他一般在哪上班啊?” 姚哲恬看的出来花生不想说实话,于是决定曲线救国,目光看向了花生的妻子。

“我和花生前几天买菜回来的时候看他好像在河边画画。” 花生妻子到没有花生那么多顾忌和心眼,直接就说了,“当时花生还给我指了一下说他就是屠小意,我们看他画的专注,就没去没打扰他。”

妻子没注意到(也有可能是故意没去理会)花生拼命示意她的眼神,接着说道:“他旁边好像还有个穿着高中校服的女学生。”

听到这话,花生举在空中的筷子终于掉在了地上,他也没去捡,因为现在他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这下彻底完蛋。

第四十四章 两个女人…什么来着?

迟甄影来的时候,屠小意刚好完成他构思新作品的封面。

那仍然是亘古不变的一个打着伞的女孩,身着红衣,一头长长的秀发披在腰间,回头恬淡安静的看着后面兰汐的景色。

迟甄影知道屠小意画的这个就是他昨天提到的他心里暗恋却不能在一起的女孩,也没出声,只是静静的看着屠小意为画中人最后填上几笔背景色。

那个老师口里优秀,善良,文静还多才多艺的女孩到底是什么样子呢?迟甄影心里有点酸。女人都是喜欢对比的,难不成老师的初恋是九天玄女,天上下来的?

屠小意画完了最后一笔,照例在右下角签上自己的真名,回头冲女孩笑了笑,“来了?”

“嗯。” 女孩却没有照例从包里掏出自己每晚熬夜画的作品:“我…昨天回家就睡了,没画…”

她的底气有些不足,因为这不是学校老师布置的作业,而是自己的理想,这样不负责任的说没画总感觉有些难过。

“没事,不一定每天都要画。” 屠小意安慰着失落的女孩,“过分去做一件事情反倒不好,今天你可以看看我画的这副作品,咱俩讨论一下有什么优点和缺点。”

“嗯…” 果然老师最温柔了,女孩甜滋滋的想着,虽然她不太愿意去看画里的女孩,但还是强迫自己审视了一番,发现实在是挑不出什么缺点:“老师真的画的很好,我找不出什么缺点。”

“是吗,哈哈哈…” 屠小意虽然知道迟甄影有可能只是说说,不过被人夸总是心情会变好。

“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还没等女孩接话,一句不带任何感情,冷漠至极的声音突然插到两人之间。

“呃,姚…姚哲恬?” 屠小意这才发现,花生和姚哲恬一行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和自己学生的身后,“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老师?” 迟甄影看看脸色铁青的屠小意,又看看盯着他的姚哲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老师?” 姚哲恬冷笑一声,模仿迟甄影的语气学了一声:“想不到你喜欢这种口味的?”

“说什么呢!” 花生实在看不下去,赶紧打圆场,“这是屠小意最近收的学生,刚刚不是和你说了吗?”

“…” 屠小意知道自己被误会,不过他看到姚哲恬这个样子突然不想解释什么,可能也是因为她对自己的不信任有些失落,对着迟甄影说道:“这就是我昨天和你说过的那个女孩了。”

“原来你就是姚哲恬?” 迟甄影恍然大悟,她刚刚总感觉这个女人有些眼熟,这不就是老师今天画的那个封面上的女孩吗!

“你好。” 姚哲恬神色淡然的点点头,她自认为无论从哪方面都可以对这种毛都没长齐的高中生造成碾压。

从心理学上来说,这个时候不需要她做任何行动,站在这里就可以了。

“原来你就是那个背叛老师的人!” 迟甄影却完全没感觉到姚哲恬的气场,大声的指着姚哲恬叫了起来。

开玩笑,迟甄影的父母经常会接到各种级别的领导的电话或是直接来家里做客求他们办事或是看病,姚哲恬这类人现在在她的眼里除了长得漂亮之外,剩下的她是真的没什么可害怕的。

自己是老师的学生,你现在和老师充其量算老同学,凭什么质问这么温柔的老师?

…妈呀,这是传说中的修罗场吧…

熟读各种NTR本子的姚哲恬助手心凉了半截,她知道今天这事情估计不能善终了。

“屠小意,你到底和这个女孩说了什么?” 姚哲恬看到周围的人很多都好奇的朝这面看了过来,更加怒不可遏,“你说清楚,我哪里背叛你了?”

第四十五章 女孩和女人

“我只是讲了一下我自己的感情故事,看来你没去看过电影。” 屠小意看到兴师问罪的姚哲恬只觉得有些心灰意冷。

他也不是什么舔狗,现在她这个样子屠小意只想赶紧走人。

高中时候屠小意看到齐姚两人在小巷子里面那个样子都没去问为什么,现在自己只是教了个学生,不说他和迟甄影刚认识没几天,就算退一万步,他和姚哲恬也根本没什么实质性的关系,她为什么一副妻子抓老公出轨的样子?

“我和他的事情有些复杂,你不要听他带有主观色彩的话。” 姚哲恬看向迟甄影,语气强调了主观两个字。

“得了吧。” 迟甄影嗤之以鼻,“不就是老师念高中的时候喜欢你,结果你当时喜欢别人耍了心机拒绝了老师,现在找不到对象又念起老师的好,想回来找他接盘吗?”

“接盘…你……” 姚哲恬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平日里也不是没怼过人,只是因为环境出身的问题,大家都讲究个话留三分,就算是再看不惯对方,也不会轻易撕破脸皮,像迟甄影这种简直就是市井里毫无水平毫不讲脸面的破口大骂,姚哲恬完全没有经历过。

“好了,好了……都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大家都是朋友,别闹了。”屠小意拉着迟甄影就走。

“气死我了……老师你怎么会瞎了眼喜欢这种女的?” 迟甄影没消气,她一边被屠小意拉着走,一边扭头看着呆立在原地的姚哲恬。


“...” 姚哲恬脸色铁青,她一个学心理学的竟然说不过一个高中生,而且屠小意竟然还向着他的学生,她觉得自己无论是心理还是身体都受到了双重打击。

“走吧,师姐。” 马斯琪在一边悄悄的拽了拽她的袖子。

“别碰我。” 姚哲恬转过身,看着花生夫妻,依然努力的保持着风度,“对不起,我好像不该来的。”

“这话说的...” 花生尴尬的站在一边,觉得怎么说还是要劝一劝面前的老同学,“你看这事儿都赖我…”

“没事,我最近收到的打击已经够多了。” 姚哲恬有些无力的靠在河边的栏杆上,“不怨你。”


“你怎么这样?” 屠小意拉着自己的学生到了昨晚他和迟甄影父母吃饭的餐馆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要了两杯奶茶,“我的事情你别操这份心好吗?”

“我就要!” 迟甄影撅着嘴,她的犟脾气也上来了,“昨天老师把你的初恋说的这么那么的好,结果她却是这种人!”

“行了行了,” 屠小意有些头痛,“人都是在变的,我也没觉得过了这么多年她就能喜欢我,你刚刚说的话也带有她说的主观色彩好吧?”

“既然你在她心里没有太重要的份量,十年后的今天,她又做出现在这样的姿态干什么?” 迟甄影依然愤愤不平,用吸管胡乱的搅着奶茶里的冰。

“可能是一种对过去放不下的情怀吧……很多女孩子都是这样,仅仅只是因为我喜欢你,我就想这么做,或者是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我不喜欢你,那么我需要思考怎么做……” 屠小意啜了一口奶茶,摇了摇头。

第四十六章 心结

“我觉得吧,你刚刚那么讲实在不太好。” 

冷静下来之后,身为屠小意的铁哥们,花生自然也是要向着屠小意说话,更何况他本来就觉得姚哲这种先声夺人的态度给人的第一印象很是咄咄逼人。

“你看,你现在和屠小意姑且只是算是老同学,顶多算个半熟不熟的朋友,刚刚那么说很容易引起误会。”

“我不知道你们在深圳发生了什么,就我看屠小意现在不知道你喜欢他,他对你的印象依然留存在高中你和齐景轩暧昧的时候。”

“谁说我喜欢他了。” 姚哲恬臭着一张脸,望着河水里倒影出来的影子反驳道。

“那你要是不喜欢他,为什么我妻子刚刚说完他的事情,你饭都不吃就马上要过来?” 花生觉得姚哲恬现在这个样子很好笑。

花生妻子吐了吐舌头,往他身后躲了躲,其实她是故意的,至于目的嘛…

花生瞪了一眼妻子,却也生不起气来,谁叫他当时没补一句别告诉别人呢?

“我...” 姚哲恬刚想反驳,却也是知道自己理亏,及时收住了想说出口的话,“我只是想来看看他...”

姚哲恬本质上依然是那个文文静静略带忧郁气质的少女,这也是她刚刚虽然生气,但是一句话都反驳不出的原因。

“你是学心理学的,看问题应该比普通人清楚。” 花生摊手,“当局者迷,我给你举个例子好了。”

“如果你喜欢的人有一天突然跑过来和你说,我不喜欢你,你别痴心妄想了,你会怎么办?”

“那就放弃呗,当我瞎了眼了。” 姚哲恬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对,是人都这么想。” 花生赞许的朝她点点头,“如果第二天我又和你说,我又喜欢你了,以后咱俩继续在一起吧……你又会怎么想?”

“放弃呗,不放弃留着过年?” 马斯琪忍不住偷偷嘟囔道,全然不顾脸色煞白的姚哲恬。

“当初你选择齐景轩而放弃了屠小意就是这个意思,大部分男生都不会吃回头草的。” 花生平静的说道。

“什么回头草,我……我当初……我现在后悔了不行吗!”姚哲恬的声音低了下来,道理她在花生举例子的时候就已明白,只是她不愿意承认。

“这不是你说算就算,不算就不算的问题。” 花生妻子开了口,她知道自己丈夫不好抹开面子继续说教姚哲恬,“关键在于小意怎么想。”


喝完了奶茶,屠小意看到天色已晚,决定送迟甄影回家,不过被女孩拒绝了。

“老师,都和你说了不要对女孩子这么温柔了。”迟甄影微微红了脸,“我自己回去就行啦。”

“我知道,快去吧。” 屠小意适时的推开了女孩,没有再说什么,“到家给我发条短信哈。”

“嗯嗯。” 女孩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送走了迟甄影,屠小意也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背包,准备回家。

路过梵音寺的时候,他发现旁边的马路上围了一大群人,看样子像是出什么交通事故了。

他不是个喜欢看热闹的人,于是加紧了脚步,准备从旁边绕过去。 

第四十七章 碰瓷的?

屠小意刚要绕开事故现场的时候,耳边飘过了几句人群里窃窃私语的声音。

“这年头什么人都有啊?”

“就是,这女孩看着挺年轻的,怎么撞了人不负责呢?”

“听说这还是兰汐三中的学生!”

“哎,这真的是世风日下...”

屠小意听到学生二字心里一毛,不会是迟甄影刚刚跑的太快了撞到人了吧?

他索性从人群里面挤过去,看到一个高个女孩正扶着自行车,不知所措看着抱着肚子倒在地上的中年女子。

“别去!” 女孩几次想放下车子去扶人,都被旁边的同样穿着校服的男生拉住了,“不是你撞的你管什么闲事!”

“可是阿姨她...” 女孩有些为难,她也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姑娘你别管她,她就是一碰瓷的。” 旁边看热闹的大爷也开了口,“我刚刚一清二楚,这孩子在这女的旁边正常推着车走呢,她突然就倒在地上了!”

人群骚动起来,听到目击者的话,刚刚对女孩口诛笔伐的众人语风一转开始数落起中年女人的不是。

屠小意倒是松了口气,他根本不关心谁撞了谁,只要和自己和自己认识的人没关系就行。

“我没...” 中年女子有些艰难的抬起头,愤怒而无奈的看着周围对她指指点点的众人,想解释些什么。

但是她连掏手机打120的力气都没有,更别提说话了。

这不抬头不打紧,一抬头屠小意差点没吓出心脏病来,这不是姚妈妈吗?

十年的时间可能会对一个女孩子的外貌改变很大,但是对于已经步入中年的而又保养很好的姚妈妈却是没留下什么痕迹。

他想都没想连忙快步上前,扶住姚妈妈的肩膀,急声说道:“阿姨您怎么了?”

“...” 很明显姚妈妈是想说点什么的,却还是痛的俯下了身子。

“阿姨您再坚持一下!” 屠小意快速的拿出手机拨了120出去,准确的报了地址和姚妈妈的状态,既而朝着人群大声吼道:“都他妈看什么看!这是我妈,没看见过人生病吗?”

第四十八章 等你回来

“她是你母亲?” CT室外面,迟军皱着眉头看着电脑屏幕,里面灰色的图像随着里面CT机的嗡嗡声不断变化色阶。

原则上临床医生是不允许进影像检查室的,患者应该先做检查,出了影像学报告之后再进行接续治疗,不过屠小意背姚妈妈进医院的时候刚好碰到正准备下班的迟军,他立刻帮姚妈妈走了绿色通道。

“呃...” 屠小意犹豫了一下,说:“不是,是我朋友的母亲。”

“路上碰到了,感觉是急症,就赶快来医院了。”

“哦。” 迟军又仔细的看了看图像,“那就没问题了,我可以直接告诉你,这个患者应该就是胆总管下段结石导致的腹痛。”

“这里都堵死了...所以还有低位胆道梗阻,不过我不是专业的放射科大夫,不知道有没有合并胆管穿孔,待会我叫放射科的同事先给看一下,单纯的胆管结石应该不会疼的那么厉害。”

“那您的意思是?” 屠小意被突如其来的一大堆医学名词砸的晕头转向,不过他隐隐约约能感觉出来应该不是什么不好的病,毕竟他知道结石。

迟军喜欢直接明了的解释问题,“意思就是你快点叫她的家属过来,患者现在情况很不稳定,需要尽快手术。”

“好。” 屠小意忙不迭的点头,这时候他也顾不得刚刚和姚哲恬吵架的事情,赶紧拨出了早已烂熟在心的号码。


姚哲恬赶到医院的时候,屠小意也刚刚办完姚妈妈得住院手续,从医生办公室里面出来。

“...” 姚哲恬看到面前拿着资料袋的男人,终于红了眼圈,她现在恨不得不顾形象的在他面前大哭一场。

母亲生病的担忧,工作的不顺,压的姚哲恬喘不过气,让这个看似坚强的女人彻底变回了那个高中时候柔柔弱弱的女孩。

她不是铁人,她也需要一个伤心时靠的肩膀,需要一个失落时撒娇的怀抱。

“你...” 屠小意强忍住想把面前有些瘦小的女孩搂进怀里好好怜惜的冲动,轻轻唤了一声

 “...” 姚哲恬没抬头,她怕一抬头就会哭出来。

两人相对无言,过了一会,姚哲恬终于稍微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她揉了揉眼睛,侧着身子不让屠小意看到她的表情,“谢谢你。”

“不用谢。” 屠小意攥紧了手里的资料袋,又缓缓的松开,“我把阿姨的住院用的东西都放在这里了,一会还需要你去医生那里摁一下指纹。”

“嗯。” 姚哲恬依然侧着身子,似乎打定主意不让屠小意看到她的脸。

屠小意把资料袋交给了姚哲恬,后者却依然没有继续和他聊的意思。

他知道自己该离开了。

“那我走了。” 屠小意淡淡的说了一声,转过身拿起放在墙角的包,准备离开。

“我等你。” 屠小没走出几步,姚哲恬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了过来。

屠小意疑惑的转身,“等我干什么?”

“等你回来。”姚哲恬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屠小意的心脏猛地一跳,抽搐似的痛了一下,却也没有折身回去,只是点了点头,大步离开了医院。


科普

绿色通道

急诊科是医院的窗口,急诊急救水平的高低,尤其是抢救急危重症患者水平的高低,直接反映一个医院的医疗水平。危重症患者是急诊患者中发病最急、病情最重、变化最快、危险性最大、死亡率最高、发生医疗纠纷最多的患者群体。急诊绿色通道的建立是救治危重症患者最有效的机制。这已经成为全国各地医院急诊界的共识。所谓急诊绿色通道是指医院为急危重症患者提供快捷高效的服务系统。

胆总管结石

胆总管结石是指位于胆总管内的结石,大多数为胆色素结石或以胆色素为主的混合结石,好发于胆总管下端。

[就诊科室]

肝胆外科、普外科

[病因]

本病的形成与胆道感染、胆汁淤积、胆道蛔虫等密切有关。

[临床症状]

上腹绞痛和放射性背痛,寒战、高热和黄疸。

[危害]

胆总管结石不仅会诱发感染,严重者还可影响肝功能。

[并发症]

全身毒血症、中毒性休克、急性梗阻性化脓性胆管炎等。

第四十九章 雨

娶妻当早娶,生子当多生,这话不一定对,但是姚爸爸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姚妈妈在结婚的时候曾经戏谑性的问过他如果将来有一天难产了保大还是保小的问题,他一秒都没犹豫,坚定的回答一定要保大。

两个人都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自由恋爱的高级知识分子,当然都知道以现在的医疗技术医生早已不会让夫妻双方承担这种有违医学伦理的问题,但是姚爸爸的回答还是表明了他对于爱情观的态度。

忠贞不渝,举案齐眉。

姚爸爸是在讲课讲到一半时候接到姚哲恬的电话,堂堂一个大学教授竟然在课堂上失了态,课也不讲了直接抛下100多个一脸懵逼的学生们衣衫不整的赶到医院。

“你妈怎么样了?” 姚爸爸一脸汗水,不知道是在路上跑的还是紧张的。

“我刚刚给妈妈办完住院手续。” 姚哲恬把刚刚影像科加急出的报告递给父亲,“报告已经出来了,是胆管结石合并穿孔,周围已经化脓了。”

“怎么会这样!” 姚爸爸胡乱的扯着头发,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没有关心妻子,“前几天她说肚子疼我没往心里去,都怪我!都怪我!”

“爸,别这样!” 姚哲恬看到濒临崩溃的父亲反而镇定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刚刚屠小意给了她勇气,“妈妈现在情况没你想的那么糟!”

“别说了!她现在在哪?”


“老姚?” 姚妈妈半眯着眼睛看着握着自己手掉眼泪的男人。

“你怎么在这?” 她隐约想起今天姚爸爸是有课的,“课上完了?”

“上什么课!什么能比你重要!” 姚爸爸紧了紧妻子的手,另一只手摸了摸爱人的头,“蠢丫头,都病成这样了为什么不和我说一声!”

“...” 姚哲恬背过身去没再听姚妈妈的回话。

她其实已经知道母亲的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所以有些不忍直视父母在自己面前这种公然秀恩爱的行为。

尤其是都快50岁的爹还在像热恋时候的男孩一样喊妈妈小名,这狗粮是真的吃饱了。

“哲恬。” 姚爸爸又安慰了妻子两句,转过身来对着装作在看风景的姚哲恬说道 :“帮我回家取一下晚上用的东西吧,我今晚在这陪着你妈。”

“啊?那我呢?” 姚哲恬看了看窗外,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顿时有点心急,“咱俩都留下吧?”

“你看家。” 姚爸爸难得拿出了父亲的威严,“快去,路上小心。”

“嗯。” 姚哲恬看到父亲的神色就知道他心意已决,只得转身离开了。


“不好意思,伞早就卖光了。” 医院的超市收银员抱歉的对着姚哲恬说,“这么大的雨......我自己的伞刚刚都借给了别人,要不你再等会,雨小了走吧。”

姚哲恬没有带伞,本来她以为可以随手买把伞回家,结果连着跑了几个超市都说已经没有伞了。

她看着外面越下越大的雨,忽然想起了多年以前和现在同样相似的场景。

都是一个人,都是孤独的自己。

然而,那个时候屠小意在她快绝望的时候给了她一把伞和一碗热气腾腾的姜汤,她没有珍惜,觉得理所当然,那么现在呢?

现在他还会出现在自己面前吗?

姚哲恬闭上眼睛,脱下了上衣,像多年以前那场文艺汇演结束一样,头顶着衣服,走进了雨帘里。

第五十章 重蹈覆辙

兰汐市在大约3~4年前,曾经对市内的城市布置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拆迁和整体的重新规划。

毕竟已经进入新时代了,高楼和地标性建筑的建设迫在眉睫。

姚哲恬已经尽量挑着高楼下的屋檐走了,但是仍然被大雨淋了个透心凉。

天灰蒙蒙的,雨越下越大,路上甚至连一个打伞赶路的人都没有。

她试图站在路边拦出租车,路途很近,但她并不介意花一个不到10块钱的起步价,至少这能让她舒舒服服的到家。

但是事与愿违,出租车根本都是满员的,呼啸着从她身边驶过,有一辆甚至溅了她一身泥水。

她索性站在雨里,抬头望着天空,任雨水落在自己的身上。

雨线依然在淅沥沥地下,落得一地叮咚。

汽车刮起水花,飞溅得鞋子上沾着浑浊的水珠,远远地看大片大片的水如瀑从屋角倾泻而下,仿佛置身《仙剑奇侠传四》里面昆仑琼华派的卷云台。

“姚哲恬!” 她听到有人在远处叫自己的名字,却不敢回头。

如果不是他,怎么办?

她不敢想,不敢期待,也不准自己期待。

她是姚医生,十年时间,她变成了从容近乎冷漠的女子,完成了从校服女孩到女强人的蜕变。

但是她的爱情却没有回来。

即便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没有珍惜那段本应属于自己的幸福时光。

如果,如果我们没错过。

如果,如果我们在一起。

如果,如果我们相爱了。

如果,如果我们再来一次,抓住你了。就绝不放手。

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如果,一个如果是奇迹,两个如果就是惊喜,若要在这些如果中寻着了幸福,却和所谓的奇迹和惊喜无关,终究是人心能否为了幸福,放弃其他的一些东西。

“姚哲恬!” 她第二次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叫她。

她在雨里哭了,却又笑了。

她转过身,看着拿着伞的男人,不顾早已被雨淋得一团糟的妆容,说———

“小意,想看我跳舞吗?”

本文标题: 【同人】昨日青空同人-闪闪发光的我们part7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cey8.com/dazahui/46054.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